1. <ins id="96hot3"></ins>
          <abbr id="96hot3"><dir id="96hot3"></dir><strong id="96hot3"></strong></abbr><del id="96hot3"><ul id="96hot3"></ul><thead id="96hot3"></thead><tr id="96hot3"></tr><font id="96hot3"></font><select id="96hot3"></select></d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sup id="g33hms"></sup><ul id="g33hms"></ul><q id="g33hms"></q><ins id="g33hms"></ins><em id="g33hms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趣頭條一天能賺多少錢-春天般的微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稿件來源:37遊戲 簽發時間:【2019年12月14日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徐州幼兒園爆炸,最新消息:造成7死66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男子載9旬母親上高速因時速太慢被罰,交警:令人感動但構成安全隱患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泰國舉行人妖選美 選手身材火辣長腿撩人(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天又來了,冰雪融化,萬物複蘇,大雁南歸。此時此刻,趣頭條一天能賺多少錢想起了他,還有他那春天般的微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上半學期,我們班轉來了一位新生,他給我的初次印象是皮膚黝黑,個頭矮小,頭發微卷淩亂,穿著一身洗的發白的襯衫,腳上穿著黑色布鞋,土裏土氣,一副鄉下人的模樣。他微笑的向我們打招呼,但大多人的反應是沉默,我也在沉默的行列中。對于這個新生,大家也沒有什麽好感,相反有些厭惡,我也一樣。他見我們不理睬他,臉上毫無怒色,只是尴尬的笑了笑。可不巧,老師把他調到了我旁邊,我有些不滿,因爲我對這個新生很反感,于是下課向老師提出換座位,無奈失敗而歸,于是,他成了我的新同桌。我想;我們井水不犯河水,我不理你,你也不要影響我,各幹各的事,把對方當空氣。誰知,每次我無意間撞見他的目光,他總是在對我笑,爲此,我覺得他就是個十足的大傻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考試,我考砸了,心情十分低落。這時一只黝黑手進入我視線,手中還拿著一個口香糖,“嚼一個口香糖吧,放松一下心情”。我擡起頭,一張陌生而又熟悉的臉進入我視線,是同桌!我愣了,好一會才從嘴裏吐出兩個字“謝謝”。他擺了擺手說:“你不用煩惱什麽,不就考砸了嗎,以後機會多的是,我們是青春期中的陽光男孩,不要爲這點小事哭鼻子。”說完,他遞給我一個微笑“笑一笑,十年少,青春要有青春笑,不是嗎?”我被逗笑了,從那一刻起,我覺得同桌挺可愛的,並不像我想象中的那麽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期中考試後,學校舉辦運動會,我和他都報了400米跑步。但不幸的是我在跑步時扭傷了腳,只好到一旁休息,沮喪的看別人比賽,心裏真不是滋味。這時他又出現了:“幹嘛一張苦瓜臉,不就是比不了賽了,區區小事,何足挂齒,來,笑一笑,一笑解千憂嘛!”他拍拍我的肩膀,微笑著看著我。我心裏一暖,愁容散去不少,他說:“這就對了,要樂觀,不要動不動哭鼻子,要注意形象哦!”我笑了,仿佛剛才不愉快的事都消失了,心中升起了一個太陽。這時廣播裏響起了他的名字,他要比賽了,臨走時,他向我露出一個微笑,是溫暖的!看著賽跑中的他,我大喊加油,終于,他第一個沖進了終點,我差點忘記了腳上的疼痛,高興的跳起來。他向我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,還做了個頑皮的動作,頓時,我的視線模糊了,兩行熱淚流了下來,朦胧中,看到他揮著手向我奔來……他占據了我的心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光陰似箭,我就要畢業了。一想到相處了六年的老師,同學,朋友就要離我而去,我不禁留下了眼淚。這時,他來到我的身邊,拍著我的肩膀說:“蘇轼曾經說過‘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’所以,離離合合是很正常的,雖然我們人別了,可是友情未別,緣分能讓我們人分開,卻不能停止我們的友情,把對方永遠記在腦海裏,也不枉交友一場,對嗎?”我聽了,心中舒坦了許多,迎著他的目光點了點頭,他成了我的良師益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畢業典禮上,我和他玩得很開心,沒有離別的悲傷,沒有離別的痛苦,有的只是一串串快樂的歡笑聲,如同天堂中的快樂精靈,盡情燃放生命中的火焰,釋放友情的力量,爲我們的友情而喝彩,爲我們春天般笑容而綻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開花落,同桌,我們雖然分別了,但你那春天般微笑卻留在了我的心底,永遠,永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陽光灑下,湖面波光粼粼,男生大汗淋漓,老人執手乘涼,陽光璀璨而生活如它般閃閃動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皚皚白雪的冬季,靜默在霜寒之中,晨曦的陽光稀疏飄在身上,如浮上了層金般。河面了薄冰,陽光正一點一滴地緩慢地灼燒著,在人們那不知不覺間。悄無聲息,人們沉醉在冬季美景之中,在這隆冬卻因陽光而嘗到了絲絲甜味,打動人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漸入初春,忙著學習的我往返于家和學校,家和補習班,過著兩點一線的日子。學校的生活總是過的如此快,陽光灑進班級的時刻,我們齊聚一堂,而當陽光悄然飄走時我們便是背包走人,每一天在同學打打鬧鬧中便如晃眼一般快速度過,全部浸沒于那陽光之中,真情意暖人心。而在那個暖春的早上,我剛下課走過西湖,陽光不算刺眼,柔和地落在大地上,仿一件晶瑩的紗衣。迎面而來的是兩個老人,一男一女。時間仿佛就是一把殺豬刀,他們的臉上布滿了如細蟲般滲人的皺紋,面頰如兩個大麻袋由于地心引力向下垂著。男子坐在黑色輪椅之上,那黑色在陽光照耀之下愈發黑亮,兩只手無力地搭在黑色扶手上,手面上只剩下了一層薄皮和幾根凸出的青色血管,骨架在老人身上尤爲突出。而女子稍強壯一些,推著輪椅一步一步緩慢前移,陽光正對著她,漸漸強烈,她卻沒有停下腳步,眯了眯眼,繼續走在陽光道之上,手中還抓著幾袋青菜。背影和倒影出現在了我眼中,黑色的它們仿佛被女子扔在了身後,向著愈發閃耀的光芒走去,腳步緩慢卻不曾放棄,這便是對陽光的無限渴望,而我卻來不及多看幾眼便匆忙離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日雖不炎熱,卻愈發悶熱,讓人莫名地煩躁地來。看著三號樓走廊的學長們沒了蹤影,躲回了擁擠的小教室,中考的日子不斷臨近。在操場上取而代之的是初二年級的男生,陽光肆無忌憚地烤在水泥地板上,白皙細膩的皮膚經過一年的曆練變得黝黑粗糙,木棉樹在我的記憶之中再一次枝繁葉茂,只不過這一次坐在木棉樹之下大汗淋漓地大口大口喘著氣,喝著水的不再是那群學長而是另一群男生們,耍帥的動作,許許多多的傷疤,粗厚的繭子,充滿著年輕潮起澎湃的活力,伴隨著那如初的陽光。著實使人怦然心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,幽綠的葉片之上留著幾滴露珠,陽光斜射如顆顆水滴,晶瑩剔透,閃閃發光,惹人眼球。總是耐不住暴曬,走到不遠長亭,一對白發老人正坐在椅子上,手中捧著一本書,慢慢翻著。翻翻記憶的畫面,面容愈發熟悉。陽光漸落至山,豔紅色的夕陽晚霞不必白日的刺眼陽光,卻依舊散發著生的活力。老人似乎是讀夠了,便起身准備回去。女子身著紅色的花裙,一手扶著男子,一手拿過在旁邊的紅色拐杖遞給老人。老人的右手拿過拐杖,左手抓住了女子的手,那雙不是那麽細膩,不是那麽溫柔,不是那麽細長的手被老人的左手緊緊抓住。迎著那快要下落的太陽並肩離開,背影依舊是瘦弱而黑暗的,但正是因爲那陽光照亮了他們的前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漸漸地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。這才想起他們便是之前在西湖的兩個老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輪椅撤去,迎光前行,白發蒼蒼,執子之手與子偕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棉樹下,物是人非,籃球晃動,陽光如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坐在長亭之中的趣頭條一天能賺多少錢看著夕陽西下,陽光依舊燦爛,如同有力的鼓聲,一下一下震撼心靈,打動人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