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oscript id="b75vn3"></noscript><legend id="b75vn3"></legend>

                   陽光正好,微風輕輕吹拂著碧綠的柳樹,發出“沙沙”的聲音,湖水清澈碧綠,水明如鏡。陽光燦爛,雲朵如絮。在陽光的照耀下,像碎銀子一樣閃爍著。湖四周被高低起伏的群山環繞著,山上還有郁郁蔥蔥的樹林和竹子林,景色非常迷人。日賺千元獨自走在河岸邊,聞著夾雜著青草氣息的空氣,感受著這清風暖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走著走著,不知不覺間走到了一個殘破的牆邊,牆壁因多年的風吹雨打已變得殘破不堪。突然,我看見了一朵白色小花,它竟然開花了,我心裏很震驚。思緒回到幾天前,天陰沉沉的,我也是偶然間在這牆角邊發現了它,它那時只是一個小小的花苞。由于擔心下雨,我沒有停留就急匆匆的走了。沒想到,現在它居然開花了。我慢慢地靠過去,輕輕地蹲下來,緊緊地盯著它。它的花瓣潔白無瑕,薄如蟬翼,宛如一塊美玉。它的花蕊是淡黃色的,上面還有一些花粉,它的莖碧綠碧綠的,很纖細,它好似一個嬌弱的女子,仿佛風一吹就要倒下。我湊近聞了聞,一股淡淡的清香萦繞在鼻尖,久久不肯散去。我的腦海裏勾勒出一幅圖,它在暴風雨中隨風搖擺,卻始終屹立不倒,拼命發芽生長,然後慢慢張開花瓣,此時我仿佛聽到了花開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它是如何生長在這狹窄陰暗的牆角裏的呢?它又是怎樣鑽破堅硬的土地發芽生長的呢?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氣呀。可就算鑽破了土地,它又是怎麽在這陰暗、潮濕,缺少陽光的環境中生長,在狂風暴雨肆虐中頑強的生存下來?突然,有一道聲音傳來:不經曆風雨怎能見彩虹。我從茫然中漸漸清醒,深深地注視著它,花開的聲音不停地在我耳邊回響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言猶在耳,至今久久不能遺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得有一次我和家人一起去登山,當時烈日炎炎,我們頂著太陽的炙烤向山上爬去。剛開始,我還信心十足,迅速地往上爬。可沒過一會兒,便氣喘籲籲,汗水不停地從臉上往下掉。又堅持了一會兒,感覺到腿越來越重,似乎每擡一下都有千斤重。就在我准備要放棄的時候,花開的聲音響起:堅持住,挺過去,只有站在山頂才能看見最美的風景。頓時,我渾身又充滿了力量,向著山頂爬去。在登上山頂的瞬間,有種說不出的欣喜,花開的聲音再次響起:成功的路上需要堅守自信,意志堅定,不輕言放棄,把握好方向,不斷地去努力,方能最終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站在山頂,眺望著遠處的景色,深呼一口氣,仔細回味著花兒的話語,感覺到遠處的景物在我眼中越來越清晰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幽靜的小道上,栀子花瓣飄散。微香,漫地的白。“啪嗒啪嗒”只有我的腳步聲。停步,摘一朵栀子花,伊人仿佛就在眼前,伸手卻不在。回憶如潮水般湧上心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初的最初,第一次相遇,恍眼遠方就是一抹白。那麽的純潔無暇,仿若雪花一般,晶瑩剔透。她的聲音也軟軟的,似棉花糖,甜在人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可以和我一起玩嗎?”綿綿的聲音傳來。我擡眼,是新搬來的那個孩子。我接過她給的棒棒糖,向她點了點頭。似乎對美麗的生物我從來都沒有抵抗之心。一只棒棒糖,友誼就這麽定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時間的流逝,我們的友誼也越發的深厚,如巴士底獄一般,牢不可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藍白雙色,不時有鳥兒飛過的下午。我們牽著手在河堤散步,像往常一樣,但似乎有什麽東西發生了改變。一路的靜默,直到……她捏了捏我的手說:“我就要畢業了,我們就不在一個學校了,我成績這麽差,指不定會考上哪所高中。”我緊了緊她的手,松了最後又抓緊說:“周末、放假我們可以出來玩啊,我們住的這麽近,不怕的。”她的眉頭舒了舒。可我的心卻緊了:進入了一個新環境,可能會有新的朋友圈子,會不會就會淡忘我。擔憂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,讓它沉澱在了內心深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中考完了後,擔憂成了現實。她邁入了高三,而我也進入了一個沒有她的學校。雖然在電話裏我們互相傾吐著對對方的牽挂與思念,但卻很久沒有見面。很多時候,總覺得她就在我身旁,不曾離開,但卻抓不住她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相隔很長時間的一次見面,我緊張而又激動,那種情形比中考還忐忑。我不知道她過的好不好,不知道她有沒有忘了我,不知道她是胖了還是瘦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杯奶茶,我在梧桐下等她。一瞬,我瞧見了遠方的一抹亮麗的白。因爲近視,不由的眯起了眼。但卻有些不確定記憶中的,記憶中的她沒有這麽高,沒有這麽瘦。待走進的過程,我的心如小鹿亂撞一樣,甚至有些手足無措。可待她走入我的視線範圍,我遞給她了杯奶茶,我們就像天天見面的同桌,一切都是那麽自然,絲毫不顯生疏。她捏著我的臉說我胖了,我捏不起她的肉說:“你瘦了好多”我們聊了一下午,靜靜的坐在樹下,隨風盤旋的葉子落在她的肩上,拂了拂,一如既往的溫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在黃昏之時,我們不得不分開了。一切的感情在那時才湧上心頭。完整的一句“再見”也說不出口。緊了緊她的肩膀,感覺日賺千元的衣領已經溫熱,拍了拍她的背,順手抹去自己眼角殘留的淚水。細微的哽咽聲在樹下徘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又是幾個月的別離,想她在每時每刻,牽挂了然于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。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01